在保定候的府上住了一天之后,高贤就再次踏上了归程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受多大的伤,家里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呢。

    冯锦留在了侯府养伤,而江鹏怎么都说不听,非要跟着高贤一起回家,于是高贤只能带上了这个重伤员。

    朱常乐不放心,于是带了一队军士,与高贤同路而行。

    这次出城仍旧走的是白虎街,但现在是白天,街道上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高贤前天晚上在这里遇刺的事情,并没有多少人知晓,反而是后来保定候带兵进入公孙家,成为了这两天人们的谈资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的大事件,好几年也不见得能遇到一回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人都觉得,保定候又犯病了,不找人麻烦就浑身不舒服,像这样类似的事情,保定候已经做过许多件了。

    而公孙家这样的儒学世家,书香门第,又怎么可能做出些什么无恶不赦之事呢?

    有些知道公孙家真实面目的人,则是咬牙切齿,暗暗称快。

    高贤三人坐在马车里面,挤过拥挤的人群。

    江鹏浑身缠满了绷带,跟个木乃伊一样,他的伤口还没有愈合,但是坐得端端正正,一副硬汉的风范,看得朱常乐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生,家有虎将啊。”朱常乐称赞道。

    高贤不可置否,江鹏虽说是出身猎户,但在自己的磨练之下,也是有了仪态,经过前天晚上的拼杀,身上隐隐带着杀气,再也不是那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猎户小子了。

    “常乐,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。”高贤语气严肃。

    朱常乐收敛了情绪,坐定身体:“先生请说。”

    高贤看着朱常乐,缓缓说道:“以我现在的情况,最多可以招收多少护院家丁?”

    朱常乐愣了愣,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。

    按照大明的律法,一个具有秀才功名的人,可以招收自己的护院家丁,但是这个数目,是绝对不允许超过双数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高贤最多只能有九个护院,一旦超过了这个数目,就会触犯朝廷律法。

    高贤肯定知道这个,但是他现在郑重其事地问出来,肯定不是只想有九个家丁,而是在问朱常乐,他能接受的最大范围是多少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是想...”朱常乐脸上带着苦笑。

    然而高贤却是点了点头,说:“前天晚上的刺杀,点醒了我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,敌人的凶残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,如果他们把矛头对准我的家人的话,我将毫无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需要足够的护卫来保证他们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高贤直接明说了,其实在昨天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,一定要培养出一批拥有足够战斗力的护卫,刺杀可能随时都会来,他这次侥幸躲过了一次,但下次可能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一旦敌人丧心病狂,把目标转向自己的家眷,或者希望学院的那些学生们,他们没有丝毫战斗能力,只能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事情,所以一定要把这种可能性,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    培养护卫这件事情,无论有多么敏感,多么危险,他都会去做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朱常乐,朱常乐毕竟是自己现在名义上的监管者,让他知道的话,能避免掉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相信朱常乐。

    朱常乐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其实培养私兵这样的事情,有许多大家族都在偷偷地进行着,他们变着花样,钻律法的空子,培养专门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。

    高贤也可以这么做,但他却把这件事情直接告诉了自己,这是对自己信任的表现,也表明了高贤想要做这件事情的决心。

    朱常乐没有理由阻拦。

    “五十够吗?”朱常乐直接伸出手掌,说出了深思熟虑之后的数目。

    五十个私兵,已经非常庞大了,一般初具规模的山贼,也才是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高贤抱了抱拳,他没想到朱常乐会这么痛快,直接把名额扔出来了,五十个人并不少,已经足够将现在的高家武装起来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所培养出来的护卫,与这个时代的士兵并不相同,无论是武器或者作战手法,都远超于这个时代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士兵来说,他们将会是一股实力强大的特种兵。

    看见高贤答应,朱常乐松了一口气,他怕高贤受了刺激,提出一个远超于他接受范围的数量,若是私兵数量过百,恐怕直接会被保定府的守军镇压当场。

    “先生放心,我会跟爷爷那边通个气,争取让那些护卫符合律法,让那些宵小之辈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做文章。”朱常乐说道。

    高贤点了点头,他已经树立了许多强大的敌人,而且随着以后的动作越来越多,敌人也会越来越多,不排除会有些走投无路,铤而走险的人存在。

    必须有武装力量的保证才行。

    朱常乐答应之后,他就可以放开手脚,毫无顾忌地做这件事请了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就出了城,保定候赠送给他的这辆马车,跑得飞快,傍晚的时候,他们一行人就回到了高家。

    李秀禾站在门口,望眼欲穿,见高贤走下马车,连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怎么样了?”李秀禾的眼中满是关怀,昨天有人报信高贤遇刺,她担心得整晚都没有睡觉。

    看见高贤脸上包扎着纱布,里面隐隐透出些许嫣红,李秀禾鼻子一算,眼泪“啪嗒啪嗒”地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高贤把李秀禾轻轻拥进怀里,柔声道:“没事,就脸上刮破了一点皮,夫君我福大命大,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说这个字!”李秀禾抬起头,泪珠还挂在脸上,嗔怪道。

    说完,又小心地抚摸着高贤脸上受伤的部位,满脸的心疼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“先生!”

    这时,鱼娘和丫丫两个人也跑了出来,在她们身后,还有吴志,张之刻,鲁青山,吴天等一众家人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脸上的关心,高贤心中一片温暖。

    更坚定了要守护他们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没啥大事,倒是江鹏和冯锦,替我受了罪,快去扶他出来吧。”高贤说道。

    张之刻等人连忙上前,把木乃伊一样的江鹏从马车里面扶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江鹏身上的伤势,他们都是狠狠揪了一把心,可以想象,当晚的情况有多么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走,回家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