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的泪更多了。

    一个多潇洒的人啊,因为自己竟然伤了。

    十月的泪,砸到了裴俊的心尖上。

    裴俊对十月说:“你也是因为他,对吗?”

    十月点头。

    裴俊说道:“你放心,我会治好你的,一定会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十月说道:“我信,你说的,我都信。裴俊,你知道吗?我知道方子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裴俊的脸上划过惊喜。

    对十月说:“你把事情都说清楚,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,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十月突然想起守鹤。

    便对裴俊说:“我这次出来,有守月的帮助,就是你上次抓的那个人的妹妹,所以我可以拜托你放了他吗?”

    裴俊笑道:“这个人,我已经策反了,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人了,当然可以放了。”

    十月笑道:“如果我的手可以动的话,我一定要给你竖一个大拇指。你太强了,比问出线索还要厉害。”

    裴俊笑着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抱着十月,滚上床榻,相依入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十月就对裴俊问道守鹤的问题。

    裴俊对十月说:“守月写了一封感谢信,你要看吗?”

    十月摇头。

    交易成功就行,别人给了自己希望,自己总不能灭了别人的希望。

    而对于方子的事情,十月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十月想知道裴俊什么时候着急。

    在被裴俊喂着吃早饭之后。

    在被裴俊亲手擦嘴之后。

    在被裴俊抱着去厕所的路上,十月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对裴俊说着:“换个人,你不行!”

    裴俊不依,最后在十月红了整个脸之后,十月妥协了。

    十月心里默念,自己以前怎么不知道,他是这样的一个人呢?

    过分!

    太过分了!

    从厕所出来之后,十月就对裴俊说着:“快给我找,我要痊愈。”

    裴俊笑着连声说好。

    凌掣得了线索就去找。

    裴俊安慰的说道:“凌掣的业务能力很好的,你不必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十月点头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爹爹呢?千双呢?”

    裴俊说道:“你这个样子,你还想看他们?我还没告诉他们你来这里了,等你好了再见吧。”

    十月点头。

    裴俊说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这个样子被人看了,也不过是惹人担忧而已。

    君卿总是很忙,忙到没多少时间陪任何人。

    而裴俊总是一副没活干的样子。

    总是围绕在十月的身周。

    让十月觉得裴俊是个无业游民,而不是皇上。

    对哦,裴俊是个皇上,十月问了一个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裴俊,你宫里有多少个妃子?”

    裴俊摸了摸十月的脑袋。

    对十月说道:“你想听实话,还是假话?”

    十月说道:“那你分别说一次,我想先听假话。”

    “假话就是,从未有过三宫六院,只有过一个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话呢?”

    “真话就是,曾有过几位,但见过你之后,就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十月的表情。

    裴俊看不出来,这是高兴,还是不高兴。

    搂了一下十月肩膀,问道:“介意了?”

    十月摇头:“是喜欢,发现自己更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裴俊在十月嘴上啄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君卿知道十月不见之后,就派冷彦调查。

    最后冷彦发现是王后。

    冷彦直接汇报给了君卿。

    君卿找到了王后。

    翊坤宫素日里都是安静的。

    今日更甚。

    翊坤宫的主子跪在了君卿的面前。

    低着头。

    君卿面色不善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每一声都压到了王后的心上。

    “我养你,我宠你,你就这样报答我的?我说了别动她,你为什么不听?”

    王后哭着说道:“少了一个她,能怎样?她可以的,宫里的人都可以,你能不能睁开眼,看看我们。”

    君卿给了王后一个巴掌,对王后说道:“你们配吗?”

    王后看着君卿的眼睛,对君卿问道:“王上,你要这后宫做什么?你留她一人不好吗?既然舍不得,当初为何要动十野。”

    提到十野这个名字,君卿踹了王后一脚。

    王后知道,这是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不许别人提,因为这是自己没有勇气面对的往事。

    君卿对冷彦说道:“将王后囚禁在这个宫里,没有我的命令,不得外出。你和我去边界处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抬脚准备离开翊坤宫。

    王后笑着说道:“你输了,你永远不会得到她的。”

    君卿用力甩了自己的衣袖,立马离开。

    冷彦已经把马匹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,两马,朝着君卿心中之地急速行驶而去。

    不愧是汗血宝马,一个时辰不到就到了边境处。

    君卿刚到,立马就派使臣去了桀月国。

    两国交涉一向是为国。

    而这次破天荒的为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君卿没有给任何的好处,只是说十月是木棉国的,让裴俊还回来。

    不止裴俊笑了,十月也笑了。

    十月亲口回答使臣:“绝无可能”。

    使臣回国,毫无欺瞒编造,原句告知。

    君卿笑道:“你再去最后一次,告诉桀月国皇上,掳走我国国民,是想发动战争吗?”

    使臣硬着头皮转告了这段话。

    裴俊笑道:“你回去吧,不用再来了,多少次,结果都会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使臣走了,十月担忧的看着裴俊。

    裴俊对十月笑着说道:“不要怕,我会保护好你的,战便战,我们不怕。”

    十月皱着眉头说道:“因为我,发动两国的战争,值得吗?”

    裴俊笑道:“十月啊十月,你还当真以为是你的问题吗?他那么费尽得来的江山,如果因为你大动干戈的话,那他开始就不会选择江山了。你只是他前进路上的一个引子,只有这样他才能心安理得的打仗。”

    十月开始总是心里有些不安,可是现在听到这个话,十月觉得是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十月问裴俊:“要打仗了,我们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裴俊说道:“有把握,十成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裴俊说完露出了一个很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十月也对裴俊笑了一个。

    她信。

    他说什么,自己都会去信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,不去努力一下,谁都不会知道结果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