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本篇结束之前,需要交代一下阿卡德不同寻常的结局。

    阿卡德帝国在纳拉姆-辛时代达到极盛,却又急转直下、迅速衰亡,其背后的原因让人唏嘘。

    灭亡的经过记载在一首宏大的苏美尔叙事诗《阿卡德的诅咒》之中:

    从西土回到都城之后,纳拉姆-辛很快收到了来自伊库尔(恩利尔在尼普尔的主神庙)的神喻——

    诸神要遗弃阿卡德,放弃对它的庇佑。

    国王还在夜间看到幻象,说恩利尔决不会让阿卡德快乐长久。

    祂将使阿卡德的未来变得不幸,庙宇动摇、宝藏散尽。

    纳拉姆-辛惶恐不安,将此事藏在心中,不敢向任何人提起。

    但是恩利尔的预言很快就应验了。没出几天,王权失去了它的光辉,整座城市失去了它的雄辩和智慧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苏美尔城市都在造反,王朝面临覆灭的命运。

    纳拉姆-辛无法回避众人质疑的眼光。自称“阿卡德之神”的他,并不能保佑阿卡德国祚绵长。

    这位不可一世的国王彻底害怕了,害怕他的英名毁于一旦,害怕他亲手断送了萨尔贡大帝打下的辉煌基业!

    纳拉姆-辛不得不作出彻底悔悟的姿态,以求得到神的原谅。

    他抛开国王的尊严,穿上灰白的丧服,用芦苇垫盖住他的战车和礼仪驳船,送走所有奢华的皇室用具。

    此后,他每天在神庙里伏地祈祷,声泪俱下地说:

    “当年,恩利尔皱起眉头杀了基什,就好像杀了天上的公牛;

    祂将乌鲁克的土地屠入尘土,就好像杀了一头巨大的公牛——然后把南方直到高地的统治权,全都交给了阿卡德。

    圣伊南娜在阿卡德建立起她的王座,就像第一次盖房子的年轻人,她从不休息、到处奔忙,保证阿卡德粮食充裕,又用金、银将仓库全部填满。

    那时,阿卡德城里的人能吃上美味的食物,喝上美味的饮料;人们聚集在庆祝的地方,城内敲响欢快的提吉鼓,城外飘着美妙的笛声。

    周边的外国人也从远方慕名而来,纷纷献上稀有的贡品:宝石、矿物、猴子、强壮的大象、纯种狗、狮子和不知名的山兽……

    停泊船只的港口充满欢乐,所有的异乡人都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然而,主恩利尔却转变了态度,圣伊南娜打算抛弃阿卡德,其他神灵也纷纷撤回了祂们的爱……”

    纳拉姆-辛述说着辉煌的过去,不停地请求原谅。

    在毫无回音的状态下,他沮丧压抑,求福问卜,一直苦苦祈祷了七年!

    谁见过一个国王,七年来都把头埋在手里?

    然而神的沉默让他感到绝望,未来不可逆转,一片黑暗!

    纳拉姆-辛简直要疯了,高傲的他在神庙中孤独地咆哮:

    “偌大的帝国,你们这些神灵想抛弃就抛弃,难道把一切当成儿戏?

    我敬奉你们有什么用?人们供养你们又能落下什么?!

    我不依靠你们!我不需要你们!

    我纳拉姆-辛才是这个国家的神!

    我会让整个帝国……重新崛起!”

    失去理智的他,做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疯狂举动。

    纳拉姆-辛集结起他的军队,气势汹汹地进入圣城尼普尔——那座不设防、在战争中也从来无人敢动的城市。

    他们冲进恩利尔的伊库尔神庙,像强盗一样在庙宇上架起高梯,把宏伟的伊库尔当作一艘大船来拆毁。

    士兵们举起大斧和锋利的双刃剑,将山一般的塔身劈开,像从山中开采贵金属一样捣琢着上面的泥土;

    他们在塔底用铲子不断深挖,试图挖断高塔的基础;他们又用斧子砍断神殿的大梁,将墙柱全部推倒。

    于是神殿像死去的战士,在国王面前弯下颈项,轰然倒伏。

    纳拉姆-辛带兵登上神庙的塔顶,冲进了只有祭司才能进入的至圣之所。

    里面光线幽暗,只有一艘巨大的舰船静静地矗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全都惊呆了。一些士兵探头往属于神的宝箱里窥视,看到了那些从未见过的宝物。

    他们最终没敢犯下亵渎之罪,但庙里作为壁柱的高大神像却被纳拉姆-辛扔进了火里。

    他的军队继续拆毁幸福之门、捣毁尼普尔的圣林。雪松、柏树、杜松木和黄杨……都被他们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纳拉姆-辛的军队洗劫了这座堆满财富的神庙。

    他们搬走贵重的银器,拆除墙壁上装饰的一切黄金、白银和宝石,把它们统统装近皮袋。

    码头上堆满了神庙里拆下来的青铜,一艘艘大船停泊在圣殿附近,仿佛一场巨大的粮食运输。

    当所有财产都被拿走时,理智就离开了这座圣城。

    恩利尔,那场席卷天下的狂风暴雨,那场无法面对的不断上涨的洪水,正在考虑着用什么来换取祂心爱的伊库尔的毁灭。

    祂抬头望向广大的扎格罗斯山脉,使居住在山区的蛮族全都下了山。

    这些忠于恩利尔的部落被称为“古提人”,向来居无定所、无法无天、残忍狡黠。

    他们像候鸟一样成群结队地飞落平原,疯狂地袭击阿卡德以及南部的苏美尔城市。

    早在萨尔贡时代,苏美尔诸城就被迫拆除大门、在城墙上留下严重漏洞,使他们无法反抗阿卡德的统治。

    这些城市难以抵御古提人的入侵,全都发出了痛苦的哀号:

    “有的人死在房顶上,有的人死在屋子里……英雄的倒在英雄之上,叛逆者的鲜血漫过忠诚者的鲜血。”

    古提人如密集的蝗虫,所过之处,皆成废墟。

    公元前2218年,纳拉姆·辛在亲征古提人的战斗中身亡,阿卡德中央政权解体,整个领土落入了库提人手中。

    其子沙尔·卡利·沙瑞即位,守着仅有的阿卡德都城,在风雨飘摇中又维持了25年。

    最初,所有的神都对恩利尔说:

    “愿摧毁你的城市的人,他们的城市会遭到一样的报应!”

    祂们全都指着阿卡德诅咒道:

    “阿卡德,你竟然袭击伊库尔,你竟敢蔑视恩利尔!

    愿你屠宰自己的孩子,顶替要宰割的羊;愿你的穷人被迫淹死自己心爱的孩子!

    愿你在快乐中建起的宫殿,全都化作令人沮丧的废墟!”

    然而,苏美尔各城也都遭到了严重破坏,陷入水深火热之中。

    于是,恩基、南纳、伊南娜、尼努塔、伊希库尔、乌图、吉比尔、尼萨巴8位大神对恩利尔说:

    “阿卡德理应受到最恶毒的诅咒,但是,让其它城市免于惩罚吧!”

    当恩利尔终于同意时,众神判令将阿卡德从地球上彻底抹去。

    被战火毁坏的其它苏美尔城市,只要条件允许,总会被后来的人们努力修复、重新居住。

    无论城市大小,总会在沙土的掩埋中留下遗迹。

    然而罪孽深重的阿卡德城永远不允许被重建。

    这座都城毁灭得如此彻底,即使考古学家们努力搜寻,它存在的遗迹再也没有被找到过。

    而纳拉姆-辛袭击伊库尔带来的深层后果,恩奇都到很久以后才会明白……

    天神圣典第二部:《帝国诅咒》(完)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