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随波纪》 第二百八十七章 遨游九万里(十二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丁丛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弄的一愣,没想到梦蝶居然如此害怕,就算飞行中也是全身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霞光并未追着梦蝶,而是渐渐淡去,似乎只是一道普通的光芒。

    梦蝶一直回飞到五明宫附近才降低了速度,缓缓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丁丛跳下梦蝶,皱眉道:“刚才那霞光是什么?”

    梦蝶摇晃着身躯做了几个飞舞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是玉清天尊的筋斗云?”丁丛有些诧异,疑惑道:“我怎么记得筋斗云是飞行术呢?什么时候便灵宠了?”

    梦蝶又是一阵的飞舞,比起刚才复杂的多。

    丁丛看完后才点头道:“居然有云灵这种奇怪的生物,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。嘿~”

    丁丛又与梦蝶聊了一阵,才说道:“还是祝你早日化形吧,这么聊天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梦蝶也十分苦恼此事,要不是丁丛跟庄周学会了蝶语,恐怕自己只能与庄周一人聊天。现在多一个聊天对象,自然要多说一些,可惜说的越多自己越累。

    丁丛见梦蝶怕的厉害,也不强求,只是随意找了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庄周接触时间长了,让丁丛学了很多东西,果然博学之人不如哲学之人。庄周的哲学思想让丁丛对很多事物都有了全新的思考方式,也让他解开了不少心结,最起码不至于紧盯着历史走向不放。

    丁丛与梦蝶在外游荡了许久才返回五明宫。刚一进屋便看到庄周手持帛书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丁丛问道:“周公,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凌霄殿传出的通告,会考将在下月初三开始报名,十五日后开考。”庄周说的淡然,可表情还是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个消息?”丁丛自然不信他单看这个消息便会做出那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庄周沉默片刻,将帛书递给丁丛,说道:“我是第一次接到这种通告有些意外。”

    说完见丁丛露出不屑的眼神,才尴尬道:“会考第二项明确了考试内容,你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闻言丁丛展开帛书,发现上面的字迹娟秀,不像出自男人之手。而里面的内容大部分与李耳当初宣布一直,只是多处一些细节,比如迎佛的详细流程,达标情况等等。

    再向下看发现,第二项灭魔的内容在详解中指明,地点居然真的在魔界,而扑杀对象会在出发前另行通知。至于第三项则直接写着未完成第二项者禁止考试。

    庄周见丁丛没明白,说道:“入魔界十分危险,那里没有仙气做支撑,一旦自身消耗过大便是有去无回的结果。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天庭始终不对魔界做任何反应,只是被动防守。”

    丁丛点点头没有说话,他知道庄周肯定还有后话。

    果然,庄周继续道:“第三项要求完成第二项的人才能参加,那就是说,第二项中获得某种东西是第三项中需要的,而这个东西只有魔界有。淬体需要魔界之物,那第三项便绝对不是浣金池。……也不是雷池。”

    庄周低声叹一声,说道:“雷池乃天地间罡雷聚集之地,魔界之物绝对无法在其中保持刹那,如此推算雷池也不是第三项的内容。不得不承认,我一开始的判断太过武断。”

    丁丛安慰道:“没看到内容之前谁敢说自己一定对?没事的。对了,刚刚见你皱眉好像不止这些吧?”

    庄周沉默片刻,才踌躇道:“是因为我看到魔界后突然想起,想要重塑肉身,魔骨藤必不可少,而魔骨藤生长的条件有些苛刻,只有在魔界才有机会遇到。”

    这是庄周第一次说出重塑肉身的材料,丁丛自然极为上心,听罢问道:“那魔骨藤的生长条件具体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“魔王死后骸骨虽然不腐,却总有例外,那魔骨藤便生长在腐骨之上。据说其形如树,却只有五根树杈,而且光秃秃的不长树叶。”庄周仔细回忆着典籍中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你俩嘀嘀咕咕的说怎么呢?”老李不知道遇到什么开心事,从外面蹦蹦跶跶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丁丛将帛书递给了老李,说道:“招生公告。”

    老李却一把推开,将手中一部薄薄的册子丢给了丁丛。说道:“”“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丁丛抄过来翻越几片,不由得愣住了,问道:“哪里搞到的?”

    老李得意道:“收拾屋子时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庄周好奇的看了一眼,讶然道:“我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老李笑道:“没准是哪位道友遗失之物。”

    丁丛奇怪的看了一眼老李,问道:“你觉得来五明宫听道的人都是什么修为?会有人随身携带这种书籍?就算有人真的带着,会在传授道法的时候拿出来观看?”

    老李闻言顿时俏脸通红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庄周也是一脸尴尬的说道:“自打我执掌五明宫,从未开过道场。……或许是前任传道时,有人遗漏之物。”

    后面半句不过为了掩饰尴尬,庄周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册子很薄,不过十几页而已,丁丛十分仔细的翻阅了一遍,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合上册子,丁丛沉默一会儿问道:“周公,你以前学过上面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庄周十分诧异丁丛的问题,说道:“身为修者,这部易理应该是必修课吧?”

    老李十分不服气道:“这么说我不算修者了呗,那么多年都白修了。”

    庄周这才想起他们曾是华夏联盟的大祭司,那会哪里来的书籍。

    丁丛打断道:“易理我不知道,只是易经我到是看过一些,可惜很多内容并不齐全。而这部易理的内容十分简明,可以说是易经的释义。”

    老李高兴的问道:“确定是咱们要找的书?”

    丁丛点头道:“有用。”

    庄周拿过那部易理,前后翻动了几下,问道:“你们找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丁丛道:“我们是边摸索边修行的,而且能相互探讨的人也十分有限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庄周点头道:“修者不论早晚,以达者为师,这一点孔老二也说过。呵呵,别以为我不尊重你……”

    丁丛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弄的一愣,没想到梦蝶居然如此害怕,就算飞行中也是全身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霞光并未追着梦蝶,而是渐渐淡去,似乎只是一道普通的光芒。

    梦蝶一直回飞到五明宫附近才降低了速度,缓缓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丁丛跳下梦蝶,皱眉道:“刚才那霞光是什么?”

    梦蝶摇晃着身躯做了几个飞舞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是玉清天尊的筋斗云?”丁丛有些诧异,疑惑道:“我怎么记得筋斗云是飞行术呢?什么时候便灵宠了?”

    梦蝶又是一阵的飞舞,比起刚才复杂的多。

    丁丛看完后才点头道:“居然有云灵这种奇怪的生物,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。嘿~”

    丁丛又与梦蝶聊了一阵,才说道:“还是祝你早日化形吧,这么聊天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梦蝶也十分苦恼此事,要不是丁丛跟庄周学会了蝶语,恐怕自己只能与庄周一人聊天。现在多一个聊天对象,自然要多说一些,可惜说的越多自己越累。

    丁丛见梦蝶怕的厉害,也不强求,只是随意找了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庄周接触时间长了,让丁丛学了很多东西,果然博学之人不如哲学之人。庄周的哲学思想让丁丛对很多事物都有了全新的思考方式,也让他解开了不少心结,最起码不至于紧盯着历史走向不放。

    丁丛与梦蝶在外游荡了许久才返回五明宫。刚一进屋便看到庄周手持帛书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丁丛问道:“周公,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凌霄殿传出的通告,会考将在下月初三开始报名,十五日后开考。”庄周说的淡然,可表情还是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个消息?”丁丛自然不信他单看这个消息便会做出那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庄周沉默片刻,将帛书递给丁丛,说道:“我是第一次接到这种通告有些意外。”

    说完见丁丛露出不屑的眼神,才尴尬道:“会考第二项明确了考试内容,你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闻言丁丛展开帛书,发现上面的字迹娟秀,不像出自男人之手。而里面的内容大部分与李耳当初宣布一直,只是多处一些细节,比如迎佛的详细流程,达标情况等等。

    再向下看发现,第二项灭魔的内容在详解中指明,地点居然真的在魔界,而扑杀对象会在出发前另行通知。至于第三项则直接写着未完成第二项者禁止考试。

    庄周见丁丛没明白,说道:“入魔界十分危险,那里没有仙气做支撑,一旦自身消耗过大便是有去无回的结果。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天庭始终不对魔界做任何反应,只是被动防守。”

    丁丛点点头没有说话,他知道庄周肯定还有后话。

    果然,庄周继续道:“第三项要求完成第二项的人才能参加,那就是说,第二项中获得某种东西是第三项中需要的,而这个东西只有魔界有。淬体需要魔界之物,那第三项便绝对不是浣金池。……也不是雷池。”

    庄周低声叹一声,说道:“雷池乃天地间罡雷聚集之地,魔界之物绝对无法在其中保持刹那,如此推算雷池也不是第三项的内容。不得不承认,我一开始的判断太过武断。”

    丁丛安慰道:“没看到内容之前谁敢说自己一定对?没事的。对了,刚刚见你皱眉好像不止这些吧?”

    庄周沉默片刻,才踌躇道:“是因为我看到魔界后突然想起,想要重塑肉身,魔骨藤必不可少,而魔骨藤生长的条件有些苛刻,只有在魔界才有机会遇到。”

    这是庄周第一次说出重塑肉身的材料,丁丛自然极为上心,听罢问道:“那魔骨藤的生长条件具体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“魔王死后骸骨虽然不腐,却总有例外,那魔骨藤便生长在腐骨之上。据说其形如树,却只有五根树杈,而且光秃秃的不长树叶。”庄周仔细回忆着典籍中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你俩嘀嘀咕咕的说怎么呢?”老李不知道遇到什么开心事,从外面蹦蹦跶跶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丁丛将帛书递给了老李,说道:“招生公告。”

    老李却一把推开,将手中一部薄薄的册子丢给了丁丛。说道:“”“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丁丛抄过来翻越几片,不由得愣住了,问道:“哪里搞到的?”

    老李得意道:“收拾屋子时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庄周好奇的看了一眼,讶然道:“我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老李笑道:“没准是哪位道友遗失之物。”

    丁丛奇怪的看了一眼老李,问道:“你觉得来五明宫听道的人都是什么修为?会有人随身携带这种书籍?就算有人真的带着,会在传授道法的时候拿出来观看?”

    老李闻言顿时俏脸通红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庄周也是一脸尴尬的说道:“自打我执掌五明宫,从未开过道场。……或许是前任传道时,有人遗漏之物。”

    后面半句不过为了掩饰尴尬,庄周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册子很薄,不过十几页而已,丁丛十分仔细的翻阅了一遍,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合上册子,丁丛沉默一会儿问道:“周公,你以前学过上面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庄周十分诧异丁丛的问题,说道:“身为修者,这部易理应该是必修课吧?”

    老李十分不服气道:“这么说我不算修者了呗,那么多年都白修了。”

    庄周这才想起他们曾是华夏联盟的大祭司,那会哪里来的书籍。

    丁丛打断道:“易理我不知道,只是易经我到是看过一些,可惜很多内容并不齐全。而这部易理的内容十分简明,可以说是易经的释义。”

    老李高兴的问道:“确定是咱们要找的书?”

    丁丛点头道:“有用。”

    庄周拿过那部易理,前后翻动了几下,问道:“你们找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丁丛道:“我们是边摸索边修行的,而且能相互探讨的人也十分有限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庄周点头道:“修者不论早晚,以达者为师,这一点孔老二也说过。呵呵,别以为我不尊重你……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