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刹那,澹台驭我的双臂和双腿就被斩断,澹台驭我难以

    置信,看着四肢坠落,他陷入了绝望当中。

    直接就被削成了人棍一样了,这样的伤势想要恢复,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剑气肆意的冲入澹台驭我的身躯之内,疯狂的破坏他的身躯,也将澹台驭我的一身修为废掉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澹台驭我发出绝望的嘶吼,双目更是直接流出了两行血泪,闻者伤心、观者落泪。

    坠落!

    澹台驭我直接坠落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……杀了我啊……”他的声音犹如泣血般的,哀嚎不已,在长空回荡。

    方才求着醉无情不要杀他,现在,却求着醉无情杀他,因为,他失去了一身修为,直接沦为一个废人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后果,澹台驭我无法接受啊,一个废人能做什么,直接就被抛弃了。

    但醉无情却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,任由其坠落下去,紧接着,化为一道剑光遁走,如此坠落下去,澹台驭我可能会死,但与自己无关了,反而不是自己直接击杀的,而且距离远了,洛书就算是想爆发吞噬神魂,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至于,澹台驭我身后的月神宫,醉无情自然不会畏惧,那已经在动手时已经注定了

    既已招惹,又何必畏畏缩缩,那岂是真男人的做法?

    难道澹台驭我来杀自己……自己就任凭他杀么?

    醉无情从来都不记仇,因为有仇……当场就报了

    当醉无情化为剑光遁走之后,一道白色雷光也随之从远处飞掠而来。

    那雷光一转,没有继续追击醉无情,而是朝着澹台驭我落下之处飞掠而去,接住了将要坠地的澹台驭我,看到澹台驭我这凄惨的样子,明烈的眼瞳收缩如针。

    太惨了。

    四肢被斩断了,只剩下头颅和身躯,这样的伤势真是惨重至极啊,但这样的伤势也还好,是可以恢复过来的,最惨的是修为,杨烈可以感觉到,澹台驭我的一身修为被废掉了,修为力量尽数失去,而一身血脉力量,也因为方才的燃烧,再加上修为力量被废除的关系,直接大损。

    惨!

    凄惨至极。

    杨烈的眼皮都不自觉颤动。

    这修罗剑醉无情的手段太狠了,比直接杀了澹台驭我还要狠辣啊。

    澹台驭我承受不住这大打击,已经昏厥过去了,杨烈抓着澹台醉无情的残躯,飞速离开,往月神宫而去,总而言之是收了澹台驭我的钱财,但没有将敌人杀死,将他带回去,总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至于后续的事情,那就交给月神宫去处理了,与自己无关了。

    一个大极境战力的剑修,而且给自己的感觉十分危险,能不为敌就不为敌。

    这一战,也被人传播出去了,无修罗醉无情的威名,愈发的惊人。

    醉无情的计划,也在稳步的进行当中。

    扩散!

    修罗剑醉无情,这个称号和姓名都在不断的扩大,广为人知。

    但,醉无情并未停止挑战,直接将目标盯上了那些小极境以及大极境强者,不论是天骄还是老牌的强者都可以,只要能挑战就行。

    一次次的挑战,一次次的磨砺,让醉无情的名声越来越响亮,真正的名扬古凰域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整个天凤界域域之内,上至强者下至一般的修炼者,都听说过修罗剑醉无情这个称号,除非是一些很偏僻的地方,消息比较闭塞之地。

    而醉无情也在一次次的挑战当中,不断的激发自身的潜力,激发出剑术的潜力,使得剑术的威能不断提升,综合实力也在稳步增强。

    天凤界域域明凰城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大城,比天凰城更大的城池,此城十分繁华,人来人往犹如潮水。

    醉无情坐在一间酒楼内,此酒楼,乃是明凰城最大的酒楼,也是最闻名的酒楼,同样是消费最高的酒楼,吃一顿至少要花费数十玄币,吃好一些就要上百玄币,一般的修炼者根本就吃不起。

    醉无情身上的玄币超过十万,自然不会吝啬那些玄币,钱财是为了做什么?

    为了让自己过得更舒心。

    何况,醉无情获得这些玄币的方式,是比较简单的。

    叫上一桌美食,再来一壶美酒,直接就要两百多玄币,但其味道,确实对得起其价格,很是不错,让醉无情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甚至醉无情都打算,等走的时候,从这酒楼多带走一些美食和美酒,平时自己也可以品尝。

    尽管这酒楼的消费很高,但来的人却是不少,的确有其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醉无情一边品尝着美酒美食,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,那是一片碧绿的湖泊,十分辽阔,湖泊上有花船慢慢的行驶,湖泊边上的垂柳随着摇曳。

    碧水蓝天,一副美景如画。

    酒楼内,不少人品尝着美食,一边交谈。

    忽然,蹬蹬蹬的声音骤然响起,犹如急骤的鼓点一般,冲上了酒楼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那急骤的脚步声,是一道兴奋的喊叫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急吼吼的,知不知道很吵。”

    顿时有人皱纹呵斥。

    “这一批的太玄策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太玄策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快,快去买一本。”

    太玄,一个古墟界内十分神秘的组织,或许除了他们自己之外,并没有人知道太玄位于何处,太玄内有多少人等等。

    十分神秘,无比神秘,神秘到极致,甚至都没有人知道,自己到底是怎么被观察的,总而言之,每间隔一段时间,可能是半年,也可能是一年,甚至可能是两年三年,太玄就会出一次相对权威的评定。

    这评定会汇聚起来,形成一册,名为太玄策。

    太玄策内,会记载许多内容。

    当然,太玄策也是有分别的,分为总策和分策两种。

    所谓总策,就是囊括了整个古玄界的太玄策,所记载的是整个古玄界内较为顶尖的那些天骄乃至强者。

    而分策所记载的则是每一域内,比如天凤界域内。

    分策基本是一年内评定一次,总策一般是三年到五年之间。

    现在所出现的,就是天凤界域的太玄分策,所记载的,也是天凤界域内的天骄。

    每一次太玄策出来,都会引发一波关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我已经抢到了一本了。”冲上酒楼的人顿时得意不已,大笑不已。

    太玄策可不是无限的,而是有数量的,能不能抢到就看个人,何况,太玄策一点都不贵,一本仅需一百玄币罢了。

    一百玄币,听起来似乎很多,但有时候就是一顿饭钱或者酒钱罢了。

    以一顿饭钱酒钱的价格,来购买一本记载着众多天骄信息的太玄策,很划算的好吧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