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有话要说:  嘤嘤嘤,链接在下面,你们自己提取这一章的内容吧,是什么我就不多说了,反正是你们喜欢的,哭唧唧。

    文章马上要完结啦,想要定制收藏的可以在文案里关注我的微博哦,写H好辛苦的,希望大家看完可以回头来这里给我留言呀,么么哒。

    链接: pan.baidu./s/1bp3pye7 密码: 7v6x

    天将破晓, 初阳如火, 在湛蓝色的夜幕下破头而出。

    凤仪宫外的空中, 苍鹏展翅翱翔而过,盘旋在高空之上,间或发出几声嘶哑的啼鸣,响彻天际。

    先皇曾经告诉过颜漪岚, 唱在云端上的歌总是曲高和寡,日后成为君王, 坐拥天下的同时, 便也失去了一个平常人所能拥有的一切,永远不要妄想着能够得到旁人的谅解。这些道理她都明白,她也已经习惯这种万人之上的孤傲和寂寞,可是她始终想不明白, 为什么她亲手犯下的种种杀孽罪恶,最后却要由旁人来承担责罚。

    送太子妃入葬的仪仗队已经离宫多时, 鸣丧的钟声仍然回荡在宫里的每一个角落, 久久不肯停歇。

    栖鸾殿里静默无声, 轻风吹动着素白的纱幔在空旷的大殿内飘荡,吹开寂静萧条的气息。窗外的皇宫里, 拂晓的晨光逐渐驱散了一夜的湿冷, 可惜依旧照不暖沉寂冰凉的大殿。

    颜君尧立于内殿,他薄唇轻抿,垂眸看着半倚在床榻之上的颜漪岚,俊美的眉深深蹙紧, 心头宛若有千斤巨石重压而下,窒息感一层高过一层,弥漫在他的心间。

    来凤仪宫之前,他已经亲自询问过替颜漪岚诊脉的太医,颜漪岚的情况并不是太好,这些年的执掌朝政,早已折腾坏了她的身子,加之旧伤未愈又添新伤,她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荷。这么想着,心中犹如有团忧虑的火在焚烧着他的心扉,颜君尧面露愧色,明明之前颜漪岚曾经交代他一定要保护好姜凝醉,可惜他却还是食言于她。

    如若姜凝醉在,那么皇姐是不是会好过一些?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这般想着,却见颜漪岚似乎能够读懂他的心思一般,轻声咳着笑了笑,宽慰道:“凝醉的事,你不必自责,本宫唤你来,本也不是要与你计算那些。”

    颜君尧当然知晓颜漪岚不会怪他,事实上,不论他做过多少无法被原谅的错事,颜漪岚也从没有真正的责怪过他。她是他的皇姐,虽只比他大不过四岁,但是从小到大,她习惯了把他护在羽翼之下,就算在当初国难危急的时刻,她也能为他撑起一片天,护他周全。

    她于自己的恩情,这一辈子怕也难以还清。前几日看着她一身鲜血地软倒在自己的怀里,颜君尧便暗暗下了誓言,从这一刻开始,换他来撑起大颜的江山,他的皇姐,也当由他来守护。

    颜漪岚撑起身子,她抬头细细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颜君尧,眉眼里掺一抹微不可闻的柔软,她并不去过问颜君尧沉默的神情底下到底都在想着什么,只是轻声说道:“之前北央王离开之时,我已将虎符全权交到了你的手上,如今吴王意图联合泯南王谋反,本宫已经替你断了吴王的后路,就地诛杀了泯南王,擒获吴王也是指日可待。太子,这几日本宫会与母后商量,替你择个黄道吉日,举行登基大典。”

    颜君尧愕然望去,眼里写满了震惊与不解,“为什么...要在这个时候......?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?太子想说的是哪个时候?”颜漪岚平静道:“如今是最合适的时候,只要宣布皇旨颁布天下,吴王必定会有所行动,泯南王一事他还尚不知晓,如若妄想着与泯南王里应外合,一举攻进皇城企图逼宫□□,那么他就无异于是自投罗网,成了我们的瓮中之鳖了。”

    颜漪岚的分析并没有错,但是颜君尧仍然担忧道:“可是皇姐也说,凝醉或许已经落入了吴王的手里,届时,如果吴王知道事情败露,走投入路之下用凝醉作为人质要挟,我们又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太子错了。”颜漪岚靠在红木床榻上,她缓缓闭上了眼睛,如此,人们或许便无法察觉她眼眸里一闪而过的伤心。“没有可是。在家国之间,从来都没有什么可是,为了这个天下,为了黎民百姓,有些东西,是注定要舍弃的。”

    颜漪岚说的这般冷静,好似早已看破了这个世间的生死与情感,但是颜君尧分明听到了,颜漪岚的话语之下传来的破裂之声,他的皇姐,远不如常人所想的那般理智铁血,她的心或许也会疼也会碎,只是她不能说。因为有些悲伤,就算说了,也不会有人了解。没有坐在这个皇位之上的人,永远不会体会,她心里的煎熬和绝望。

    姜凝醉是她的命,可是为了这个国家,她却只能选择舍弃,选择杀死姜凝醉,也选择判处自己死刑。

    走出凤仪宫外,颜君尧拖着木然的双腿,一步步往台阶下走去。初晨的阳光已经暖暖地铺满了整座皇宫,然而他却前所未有的觉得冷,这种冷沁入骨髓,让他心生绝望。

    他似乎在这一刻才终于明白,坐上这个皇位所要付出的种种代价,如同把心和感情全全抽走,无法寄托感情在任何一件事上,也不能亲自相信任何人,你身边的人将一个一个离你而去,只有你依然坐在这把冰冷的龙椅之上,俯瞰着这个天下的每一个角落,高处不胜寒,而你的高兴悲伤,再无人能与你分享。

    他失神地站在青灰色的宫砖上,放眼眺望着皇宫的每一处角落,不自禁地感到迷惘。曾经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皇位,如今已经唾手可得,然而他却突然感到不知所措,他不知道为了这个天下他终将要付出多少去守护,他也不知道他当初一心想要的东西,究竟值不值得。

    双手突然被一双娇弱的手握住,颜君尧诧然望去,看见祁月站在他的面前,冲他弯眉一笑,霎时暖透了他的心扉。

    “太子,该上早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些年,我负了皇姐很多。”颜君尧沉默的应了声,他抽出被祁月握住的双手,转瞬反握住了她的手,心潮的感受如同浪般翻涌,他黯然神伤道:“一直以来都是她在保护着我,可是时至今日,我很想为她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祁月垂眸应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眼眶微微湿润,颜君尧的声音却坚定如铁,“或许如今我唯一能做的,便是不辜负她的期望,做一个值得她骄傲的好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祁月嘴角微微弯起,笑道:“我会陪着太子一同守护颜国的江山,以大央公主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颜君尧微怔,紧紧握住祁月的手,注视着眼前这个从央国一路追随他至此的女子,道:“你在,本就是最好的宽慰。”

    连日来的舟车奔波,姜凝醉渐渐不知自己身在何处,身体已经疲惫不堪,然而她的意识却时刻保持着清醒。

    马车不知在何时停了下来,姜凝醉并没有动,而是侧耳听着马车外的动静,车帘外,似有吴王的手下与马夫小声知会了几句,随即马车又缓缓驶动了起来,一路摇摇晃晃地往前行进。马车的窗帘被从外狠狠钉死,且姜凝醉的身边也有两名侍女一左一右看守着,莫说是逃走,恐怕就连她动一动手指头,也定逃不过身边二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看来吴王这一次是打定主意要劫走她了,姜凝醉默默地想,如今装着假太子妃尸体的棺材估摸已经在皇陵里下葬,看来颜国太子妃大薨的事情已成定局,抛弃了这一身的显赫身份,她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。至少,日后不管她再想要做些什么,也不用有任何的顾忌了。

    眼下当真算得上是一个最糟糕的时候,却也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马车轻轻的一颠,把姜凝醉的神思抓了回来,她回神之时方才察觉马车再一次停了下来。只是这一次,一动不动坐于她身侧的侍女们已经站起了身,率先一步走下了马车,随后搀着她走进了一处宽敞的营帐。直到这一刻,连日来的马车劳顿终于得以结束,姜凝醉趁着走往营帐的短暂空当,不动声色地扫视着身边的景物。

    四处皆是军营,每个营帐外都有士兵把守,她的心微微地一沉,依照着这几日行进的时间估算,看来吴王是把她带出了城,来到了城郊外的某处军营里了。

    吴王并没有把她带回东楚,在所有糟糕的事情纷涌而至的情况之下,姜凝醉想,这或许是唯一一点尚还值得庆幸的事。

    吴王进来的时候,姜凝醉正半伏在桌前悠然的泡着茶,察觉到吴王走近的脚步声,她依旧专心着手里的动作,直到那道身影行至她的面前,她才缓缓抬起了头,冷淡的脸上不掺一丝表情,漠然的眉眼里偏又透着一种冷到极致的艳,美得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。

    沉默中,是吴王先开了口:“不想开口问一问本王,打算怎么处置你么?”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姜凝醉斟茶入杯,对于吴王的话没有表达出一点兴趣,“作为一个人质,是没有知道这些的必要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样淡然的姜凝醉感到些许的惊讶,吴王蹙眉打量她,半晌方才笑道:“你觉得你是人质?”

    似乎当真顺着吴王的话仔细凝神想了想,姜凝醉道:“我不认为对于吴王而言,我还有别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吴王突然笑了起来,注视着姜凝醉的那双鹰眸一瞬间变得深邃莫测,“如果本王说,本王一手制造了你死亡的假象,不是为了要把你作为人质呢?”如若只是对待一个人质,是没有必要这样花费心思手段的。

    “结局没有什么不一样。”放下手里的茶杯,姜凝醉回以吴王一抹异常冷淡的笑。“在我这里,吴王只能选择杀了我,亦或是利用我谋取利益,除此之外,你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细细品着姜凝醉的这一番话,她似乎是给了他选择,又似乎是压根不由得他来选择,退坐到姜凝醉面对的椅榻上,吴王道:“听说长公主在宫外遭遇刺客埋伏,身受重伤,至今昏迷不醒。太子妃下葬的那一日,本王见到了将军夫人,白发人送黑发人,她哭得尤为伤心,此情此景,与当年你姐姐死去的时候相似至极。你们姐妹二人甘愿为了长公主豁出性命,但是那又如何呢?她如今尚且难以自保,又如何来保护你们?这样的一个人,当真值得你们以性命相待么?”

    “吴王恐怕误会了。”姜凝醉不为所动,道:“我与母亲不一样,不会因为吴王的三言两语就心生动摇,况且,我今日所做种种,皆是我情我愿,既然不由他人决定,自然也由不得他人改变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